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账户 >第六百七十三章 荣登大师

第六百七十三章 荣登大师

第六百七十三章荣登大师

帝君人雄,在这金源城,绝对会是主宰人物。一人,即可决断春秋。

这容不得宋谢义不惊!

甚至,当宋府老府主得知消息,都是悚然一惊,心头一跳。乍然得知这个消息,这般的老妖怪都有种骇然之感。

“这般时刻,出现一位帝君,他,意欲何为?”老府主似自语,似在询问宋谢义。

“暂且不知,这些消息,都只是从金府的金琉口中传出。具体的那位帝君人物,却不曾看到,传闻只留下一位弟子在金府,是为了学习锻造法门。”宋谢义解释道。

“是这样么?”

老府主顿时眉头微凝,但随即则便舒展开来:“暂时不必惊慌,不必追管是否有帝君降临,宋府一切照旧即可。反正我之修为已达绝巅,不日亦可突破进帝君境界。届时,纵使来了帝君,也可自保无虞。”

宋谢义不由骇然看向老者,父亲被卡在这道关卡数十年,今朝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?

“父亲,您……真的要突破了?”宋谢义大喜,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。从今往后,宋府,也将出一个帝君人雄了吗?

“暂时有突破的迹象,但却尚需些时日。以我感觉,在锻造大比之前,定能够突破出关。到时候,一应变故,都能够应付得来。”老府主抚须轻笑,自信而从容。

“那孩儿可得恭喜父亲,贺喜父亲!”宋谢义顿时轻笑。

“嗯,行了,马屁的功夫还是省了。在这之前,你还需要好生合计才是。那金府家的小子,你可以尝试结交,就当他背后有着帝君撑腰即可。”

老府主怫然摆手嘱托:“既然金府所言,他不是来学习锻造法门的么?那你就将我宋府近些年整理出的一些锻造经验,派人给送过去就是。”

宋谢义闻言恍然,自然知晓父亲的打算。

“就这样,去吧。”

随着老府主挥手,宋谢义离开了密室。

而在同时间,许家的密室,却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一幕发生。许青书进入了一间密室中,其中同样有着一位行将枯朽的老者盘坐其中。

明灯璀璨,案几横呈,老者孜孜不倦,正在整理着诸般文卷。见得许青书进来,老者头也未抬,只是淡然的询问了一声所来何事。

许青书慌忙跪地,将金府发生的一切事宜皆都告知了出来。却见老者抬头,怫然暗哼。

“狗屁连篇,帝君人雄降临?老夫却不曾有感。”

老者身材有些发福,圆满秃顶,却依然有些垂垂老矣。但其精神抖擞,却难见分毫死气,显然是实力雄浑,体内尚存勃勃生机。

“父亲的意思是?”许青书闻言吃惊。

“这件事情,还不简单?只需要去查一查便可。”

老者浑然不在意的说道:“若真有帝君前来金源城,城中多少会有些痕迹。你着重去调查金府有何异样即可。毕竟,帝君到来,金府上下,总有人会见到。而以金府的狡诈,那些知道真相的人,只怕会另有安排,一切都会刻意的隐瞒其身份。”

许青书闻言,恍然大悟,暗道姜还是老的辣。

金府若是说假,必然会做贼心虚,做出一系列应对法门。许家只需要抓住这点,调查金府有何异样即可,则便是可以看穿其中真假。

真若是有帝君人雄到来,金府大可不必隐瞒,坦然面对即可。甚至,金府只怕还会大肆宣扬,从而高调引起全城注意。

但若是没有,相反,金府之中,必然有猫腻。

得知此点,许青书顿时轻松下来,原本到来时深沉的脸色都是再度浮现起笑意。

“还是父亲厉害,一眼即可看穿。”许青书不由称赞。

老者却是怫然冷哼,头也未抬的道:“万事皆有应对之策,只需要沉心静气的观察,总能够找到破解之法。你呀,还是不够沉着,尚有些急功近利。稍微遇到一些大的风波,则便是慌了神。”

“父亲教训得是。”许青书讪讪一笑。

“嗯,下次,记得吸取教训。”

老者不以为意的摆摆手,随即又道:“另外,锻造大比在即,你让明荣那小子给我好生学习,务必要将手法锻造纯熟。至于大比时,我已书信给‘天器宗’潘家故友。到时候,自会派人来相助,与之明荣搭配,半步帝器不在话下。”

“父亲英明,若能够锻造出伪帝器,此次锻造大比,许家将有大胜算。”许青书含笑点头。

“嗯,去吧,万事多留心。”

交代几句,老者则便是挥手撵人,许青书只得告辞离去。

转眼间,时间匆匆而逝。

而今,已是过去了两月时间。

金府之中,秦鸿耗时两月,一门心思的专研锻造法门。而今,他终是有所获。以秦鸿的本事,已然可以自主锻造出中品皇器。

这般学习速度,让得时刻陪同教导他的金琉都是目瞪口呆,对其的学习能力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这个家伙,真是好大的本事,锻造天赋居然如此丰富?

金琉不敢相信,有人能够短短两月时间,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手,成为一个锻造大师。

锻造出中品皇器,已然堪称大师级。

锻造室中,随着秦鸿铭刻道纹结束,道道天地灵气灌溉如入,使之所锻造出的器具散发着莹莹光芒,充沛的灵性剧烈震荡,如欲脱手横飞而去。

这是一柄刀,曲背宽刀,厚重有力,堪称杀伐利器。秦鸿手提刀柄,挥舞了两下,只觉顺畅至极,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。

刀器乃他锻造,如他所出,自然而然,天生则与他亲近。

“怎样?”秦鸿笑看向金琉问道,不无炫耀之意。

“妖怪!”金琉吐了吐舌头,有些难以释怀的道。

秦鸿不由讪讪,这女人,还真是会夸人。

“两个月了,才学习到这种程度,据我的预料,还差了一步呢。”秦鸿不曾搭理金琉,自顾自的说道。

“还差?那你的预料,得是什么样的程度呢?”金琉在旁都快要瞪眼杀人了,这家伙还真会吹大气。

“再怎么着,也得到锻造帝器的程度。”秦鸿理所应当的道,这段时日,他时刻在尝试以锻造法门根除诅咒。虽然效果日渐增长,但距离彻底根除,却仍旧尚差一步。

故此,秦鸿揣测,只怕需要达到锻造帝器的程度,才有能力锤炼元神,从而将诅咒连根拔起。

这般揣测,秦鸿是有信心的,毕竟他底蕴繁多,手段层出不穷。但,落在金琉耳中,却是只觉痴人说梦,对秦鸿的感观,一变再变。

“疯子!”

最终,金琉都是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秦鸿了,这般心态,只怕已是得了失心疯。

秦鸿闻言一笑,不以为意的摇头,金琉不知其心,自然以为他疯了。但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也就没有必要多做辩解。

随手将锻造出的刀器放进锻造室的兵器架上,拍拍手走出了锻造室。他已经在这里面持续待了半个月,应该出去透透气。

走出锻造室不久,迎面却快速有人靠近。只见,那起初送秦鸿来此的金府总执事大人落下身来,恭敬的向秦鸿及金琉见礼。

“秦公子,宋府又万博电竞独家首推电竞投注,英雄联盟、王者荣耀、绝地求生等各大联赛在线投注!登录网页下载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,万博电竞登录汇集多款最好玩的游戏,这里有优质的游戏娱乐体验,千万玩家认可!再次送来了一些记载着锻造经验的玉简,你看,是否留下?”总执事大人多了几分笑容,对秦鸿的态度明显转变颇多。

“放下吧,白来的,焉能不要。”秦鸿倒是没有客气,照单全收。

近两月时间,宋府可从未闲着,但凡是有时间,隔三差五的就往金府里送这些锻造经验的记载书。美其名曰,给予秦鸿参考及指教所用。

秦鸿对此,心知肚明,但却并没有拒绝。集百家之长,学习完美的锻造法门,秦鸿怎会拒绝。

他可是迫切的想要学习到精妙的锻造法门呢。

金琉在旁看得嗔怪,这家伙还真是脸皮贼厚,人家送的礼,照单全收。但对宋府前来邀请一叙的人却是直接打发,也不怕拿人的手短,吃人的嘴软。

秦鸿不以为意,亦不曾在意金琉的看法,他从总执事那接过一枚储物袋,则是转身离开了锻造区,去了金府为他安排的宅院。

梳洗了一番,秦鸿则是关窗研读,闭门拒客。而这般认真学习,对其锻造的技巧着实有着极大的提升。又是三天,秦鸿阅览了所有锻造经验的介绍,他这便是胸有成足,走出了房间,欲要再度实验一番。

迎面,却是一道身影走来,年轻俊秀,一身束腰长袍,轻快的步伐走动,令得其袖袍攒动,多显得轻扬。

“秦鸿兄,你可算是出来了,小弟近几日可是等得焦灼呢。”年轻人走来一笑,对秦鸿颇为亲近。

“金善兄弟此般匆忙,所谓何事?”

秦鸿不由笑看着来人,对方名为金善,乃是金玉堂长子,年方二十三岁,修为已达皇境大圆满,锻造技巧更是了得,可自主锻造出中品皇器,亦是金府的得意传人。

自从秦鸿到来,这金善则是时常来与秦鸿探讨锻造经验,与之交流,偶尔还互相切磋锻造技巧,彼此交往还算愉快。

秦鸿对此,心知肚明,但却也同样没有拒绝。但凡能够促使他锻造技巧速增的,秦鸿都不会拒绝。

“秦兄,我日前锻造出了一柄新的器具,隐有突破之感,无限的接近上品皇器。故此,心中有喜,特来邀请万博电竞独家首推电竞投注,英雄联盟、王者荣耀、绝地求生等各大联赛在线投注!登录网页下载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,万博电竞登录汇集多款最好玩的游戏,这里有优质的游戏娱乐体验,千万玩家认可!秦兄一同鉴赏一二。”金善到来便笑,直抒来意,完全不做作。

他是谨遵金玉堂的告诫,万事,皆已锻造为由,莫要啰嗦与牵强。这让不善言辞的金善倒是轻松了许多,对此应付起来,倒是自如得很呢。

秦鸿闻言一笑,不曾拒绝,反倒上前示意金善带路,二人速速离开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